夏与冰

自我堆砌据点
露中/米英/博晴

 

【露中】小红星

*勉勉强强混个耀诞
*老王疯狂暗示
*露子懵逼.jpg

1.
  “好像是高中毕业以后第一次和你出来,”王耀仰头望向发呆的斯拉夫人,“头发又长了。”
  “欸?……你们国庆放假所以一起出来玩呗。”伊万扯了扯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不过还真是罕见啊,你居然会主动约我出来。”
  “……去咖啡店坐坐?”见对方没有反对之意,就径直走向了附近的咖啡店。
  好险。差点就失守了。

2.
  伊万·布拉金斯基其实并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和他说话现阶段已经是极限了,要不是那天喝多了被超级不靠谱的法国佬教唆“像个男人一样约出来一战”,才不会匆匆忙忙就把难度提到hard。
  再退一步说,两个月前的伊万还能和王耀游刃有余地进行日常对话,但由于吃散伙饭时意料之外的翻车导致了目前的境况。不过这次的行动计划堪称完美,甚至还有僚机接应,相信一定不会疏漏。
  这么想着倒也稍微平静下来了。
  “要喝什么?”
  “黑咖吧。”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伊万确实不擅长应付苦的食物。今天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逞强,这种程度的小把戏王耀不看穿都难。
  “噗……那我要一杯拿铁,服务员——”王耀看到伊万局促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直到看清服务员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模样才露出了吃了屎一样的表情——妈的弗朗西斯。
  “你在这打工?”伊万教科书般的棒读惹的弗朗一连向他翻了三个白眼。
  “不然呢。”僚机感觉这局已经结束了。带不动带不动。
  “一起聊聊?”许久未见,王耀虽然显出嫌恶的表情,多年同学情分还是在的。
  “好啊,不过恕我失陪,先去交个班再来——咖啡算我请你们的乖乖等着我哦——”
  “还是一样的油腔滑调啊。”王耀看着弗朗吉的背影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嘛。”伊万附和着他的话,心里却在啪啪打着小算盘。之后要怎么告白呢,总得找准时机才行呀。
  “所以,之前散伙饭的时候,你说的是真的?”王耀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此刻伊万的内心是崩溃的。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几个月不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本领也是越来越厉害了。
  思绪被拉扯回散伙饭的时候。当时伊万被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灌的上头了,本来没有准备好要说的话也含糊不清的蒙混过关了。伊万自然不记得当时的场景,但亚瑟·柯克兰和他说“你抱着王耀说了起码有二十次喜欢”的时候,他简直尴尬到无以复加。
  “叙旧的话等弗朗来了再说吧。小耀,大学生活过得怎么样?”非常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明明坐在空调出风口的正下方,他的额头上却是汗涔涔的。
  “还行吧。交了很多新朋友。就是暂时没有交女朋友,有点可惜。”
  “你的话应该很受欢迎吧。”
  “身高是硬伤嘛。啊胡子佬来啦。”
  伊万突然就失去了想要表达的欲望。有很多话堵在嗓子眼,却突然变成了甜的腻人的蜂蜜流连在喉咙口,齁齁的,让人连说话都感到怠惰。

3.
  “伊万挺厉害啊,以前明明不太能接受苦味,现在都能直接喝黑咖了。”
  弗朗西斯,人称浪里小白龙高卢大公鸡。看似稳如老狗,其实慌的一匹。一疯起来友军的台都拆。伊万这才想起来,弗朗从来就不是什么神级辅助,甚至有过帮别人追女孩结果逼逼叨到让女生怀疑人生的经历。简直就是决策性的错误。
  “以前不习惯,现在已经习惯了。”他冷静地喝了一口黑咖,感觉面部肌肉已经僵硬的不行。
  “刚刚的话题能继续了吗?”王耀切入了正题,“弗朗鸡,这家伙之前散伙饭的时候可不像在开玩笑啊。始乱终弃可不行。”
  “是啊,他抱着你说喜欢的时候,亚瑟那个死基佬都差点抹眼泪。”
  “咳咳,只是酒喝多了而已。”伊万清了清嗓子,“我一直都觉得小耀是我特别好的兄弟,仅此而已。”他看到王耀若有所失的表情,像一头迷路的小鹿,直直撞进他的心里。
  脸上烫烫的,脑袋又昏昏沉沉的。一定是空调吹的头晕了。他低下头,不再回答任何问题,耳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一句都没往心里去。
  他觉得心里痒痒的,像被无数只蜜蜂蛰咬着;又像一块已经结痂的疤,竭力抑制想去抠破它的冲动。可是怎么办呀,最像是被人撒了细细密密的铁屑,他一心只接近王耀这块大磁铁,心心念念的除了他也再无旁人了。
  恍然间抬头,发现已经是对话的尾声了。
  “走吧。”王耀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他才完全回过神来。

4.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道路两旁的路灯上整整齐齐挂着红色的国旗。伊万其实没有忘记今天是王耀的生日。只是在思忖如何传达自己的祝福与心意。言语太过苍白,礼物太过现实,完全没有头绪。
  “红色……真是鲜艳的颜色。”他觉得喉咙有点涩涩的。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还有踩过软塌塌的银杏叶发出的析析梭梭声。
  “因为是鲜血的颜色啊。”
——王耀的声音温柔又坚定,轻轻地在他心里敲起了擂鼓,拨乱了他每一寸呼吸。
  深呼一口气。“抛去所谓革命感情来看,也是令人心动的颜色,你说是吧,耀?”
  “欸?”
  这次愣住的人换成了王耀。

5.
  不远处的广场上,有人正在派发贴纸。小红星。有小朋友贴在额头上,得意的样子十分可爱。而伊万不及细想,就跑向了人群。他奔跑着,好像奔跑是一切难题的解药。
  王耀隔着人群,什么也看不到。只是等着伊万,就觉得心跳比以往都快了几拍。
  伊万向他跑来时,气喘吁吁的,手心紧紧攥着什么不放。恶作剧一样在他面前摊开手掌,是一颗小红星。由于攥的太过用力,边缘部分甚至已经失去了黏性,俏皮地翘起了一角。他轻轻撕下,又将这颗小红星贴到了王耀的手背上。
  王耀觉得这事实在可爱。刚想开口,却被伊万打乱了思绪。
  “王耀,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我看到那颗小红星,我就想到了你。”如同你的名字,灼灼光华,是我永恒的希冀。
  “我觉得我非说不可。无论多么语无伦次也要亲口告诉你。我爱你,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他的呼吸仍有些急促。可这都不重要了。
  “不是兄弟吗?”王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你的回答呢?”伊万没有理会他的调笑。
  “虽然散伙饭那天你唐突又莽撞,点餐的时候装作成熟的样子也很好笑,被我当面问及时胆小又局促,不过我也喜欢你,这些就全都算加分项啦。”
  你看,这不是好好的相爱着嘛。

  25
评论
热度(25)

© 夏与冰 | Powered by LOFTER